创世界知名品牌 建国际一流企业

深秋九如山

时间:2019-12-09 浏览次数:59


九如山,位于泰山北麓的连绵群山之中,东临章丘,南接莱芜,是济南市面积最大的国家级森林公园。据传此山有峡谷幽深,藤林缠绕,山泉争涌,群瀑齐飞等景点,按捺不住好奇,乘周末休息,驱车前往。

清晨的九如山,半笼在一片薄薄的云雾之中,好像一幅虚幻仙境般的泼墨山水,朦胧而又空灵。山势曲折蜿蜒,峰峦挺拔俊秀。山风吹拂,山间的雾气四下飞散,从晨雾的隔隙间露出群山浓郁的苍黛,影影绰绰中,有几只如黑点的山鸟在穿云破雾。群山之上遍布着黄波罗、白桦、水曲柳、红杉等各色植被。由于深秋的季节,植被间已呈现出不同的颜色,有的翠绿,有的枯黄,使得整个群山,一片色彩斑斓的光景,而夹杂在其中的枫叶,似被霜染一般,红胜二月春花。

上山的阶梯多为木质结构的栈道,依山壁搭建,蜿蜒的山路几经曲折,延伸几座山峦,在雾气中隐匿不见。山门不远处,是一个几亩见方的清潭,名为直符潭。潭水清澈幽深,四周垂柳成林。潭中可见成群的游鱼,流动嬉戏。走得近了,似被游人所惊,俶尔远逝。朝阳初升,阳光照在潭水上,映射出粼粼的波光,随着波纹的荡漾,令人目眩。

沿木质栈道依山壁而上,雨水泉、天柱瀑、天心瀑等各处溪水遍布山间,溪水湍急清澈,撞击在山石上可抛起细小的浪花。九如山的溪流瀑布,既没有庐山瀑布的波澜壮阔,又没有《小池》春水的惜细无声。温婉中又不失热情,四溅的山涧水总是给人带来无尽的清凉。溪旁大都伴有成片的翠绿竹林,竹叶青翠,随山风摇曳。偶尔几片泛黄的枯叶飘落水面,犹如一叶叶扁舟,随波浮动。山风入林,竹林中传出“哗哗”的叶声,如沙如雪,和着潺潺的水流,更是给群山带来别样生机。

从九地潭往上,山中空旷处各色小吃渐渐多了起来,吆喝声此起彼伏。各种摊位鳞次栉比,香气四溢。路边更是设有免费茶水供给点,供游客休息饮用。走到此处我也正好觉得饿了,买了份铁板鱿鱼加一分黏黏饼,坐在长椅上细细品尝起来。

记得有人说过,吃的学问共分为三种境界:最低的境界为果腹,吃饱了就行;最高的境界为解馋,爽尽口舌之欲;而中间这一层为吃“学问”,各种名酒名菜的学问,以及餐饮之中占据名胜风景的学问。故而才有“山水之乐,得之心而寓之酒”的说法,只是如今酒驾甚严,也只能是“寓之吃”上了。

随着不断往上攀登,栈道愈见曲折。在山腰处,竟生活着几只黑色的松鼠,它们在松林间叼着松果上蹿下跳,好不自在。我从小就比较喜欢松鼠,倒不仅仅是喜欢它萌萌的外表,更是喜欢它们的生活方式。与地面那些潮湿阴暗的洞穴不同,它们的洞穴在树干,整日游走于枝头间。东丘沾晨露,西枝赏晚霞,仰观群山秋月,俯看山涧清溪,那是一种恬静清心,与世隔绝。好像古人都喜欢纵情山水,我不知道那是一种情怀,还是一种风尚。或许是一种“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折花枝换酒钱”的自在闲雅;又或者是一种“且放白鹿青崖间,须行即骑访名山”的豪放不羁。只是人在飞黄腾达的时候很少写作,也只有落魄了才会舞文弄墨,搞得诗文都成了一种哀伤的东西,远没有笑话来得实在。

栈道的尽头处,在群山最高峰上,有一木质凉亭,名为无亭。亭身灰暗古拙,尽显风吹日晒的沧桑。立身亭中,四下景色尽收眼底。远处山色苍翠,千峰竞秀。蜿蜒的群山呈环抱之势,而景点九天潭、九地潭、六合潭、天英瀑等处,更是巧妙的分布其中,形成巧妙的格局。在《遁甲*兵占》之中就曾有“九天之上好扬兵,九地潜藏可立营。伏兵但向太阴位,若逢六合利逃形”的断语。可见,为九如山命名之人,竟能将山川风水与奇门排局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,让人既感叹大自然的神工鬼斧,又佩服那位隐士高人的莫测高深。天地间天高云阔,而人间更是天外有天。

游览了一天的光景,落日渐渐向西山坠去。山林间随着落日的西沉也一下子昏暗了下来。那些或青翠或苍翠或鲜红或泛黄的绿林秋叶,也在此刻灰暗朦胧起来。而群山之外是繁华的车水马龙与高楼耸立,各色灯光遥相辉映,经密林的遮挡,如群星一般闪烁。

随着向山下行去,天色终是暗了下来。山风过林,不时传来阵阵啸响,闻之令人心生胆怯。“初淅沥以萧飒,忽奔腾而砰湃,如波涛夜惊,风雨骤至”,或许当年欧阳修的《秋声赋》,写的就是这般景象吧。望着暮霭中的九如山,我忽然开始惧怕起了这山风的汹涌;厌恶起了这密林的沉寂。又开始怀念起家中那可口的饭菜,那暖软的被窝,以及那等待自己归去的亲人。不来此处时向往此处的胜景,来到此处后又怀念家中的温馨。我一时也搞不清自己真正想要什么。或许我所追求的,是对于生活的新鲜刺激而已。人就是这么奇怪,从来不会惧怕磨砺,所惧怕的,却是那种日复一日单调的循环。(玉米产业精加工事业部 郝宁宁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